开山董事长曹克坚与汤炎博士的前世今生_开山(KAISHAN)_论坛_中国压缩机网
标王 热搜:
 
楼主 | 收藏 | 举报 2018-05-26 14:24   浏览:396   回复:0

开山董事长曹克坚与汤炎博士的前世今生

  这两个人怪啊,20岁你折腾,或者30、40你折腾。要不跟我似的,没钱穷啊,想财富自由,为钱瞎折腾 。都50岁了,钱也有,名也有,其中一个还是习惯了美国生活方式的美国人,又为此跑回到中国来。你说你们什么都有,年纪一大把了,也不怕晚辈笑话你怎么还不回家抱孙子,这么能折腾,一点都不害羞,到底图个啥啊?
  那些听了让人热血沸腾的故事,那些关于不老男人的传说。。。。。。。不管你信不信,反正我信,信他们真的不会老。
  他搏击商海17年,曾挽狂澜于既倒,带领一家濒临破产的地方企业成长为年销售收入超20亿元的行业龙头。
  他先后任职于多家国际知名企业,成就斐然,被公认为世界螺杆压缩机技术领域领军人物之一。
  一个明星企业家,一个技术天才,共同的理想使他们走到一起——在洋品牌林立的全球压缩机市场,他们立志要用10年时间,打造中国的世界级品牌。大多数后来意义深远的事情,往往都肇始于一些看似寻常的时刻。
  那是2006年8月的一天,两个中国男人站在美国一家超市的门口,等候正在里面购物的同伴。其中一个身材稍高,浓眉炯目的,是中国浙江开山集团董事长曹克坚;另一个戴宽边眼镜,外表儒雅的,是时任美国昆西压缩机公司副总裁、总工程师的汤炎。此番,正是应昆西公司的邀请,曹克坚等一行前来美国访问,汤炎则负责接待他们。
  从早晨到现在,两个人一直在热烈地交谈着,话题逐渐集中于开山集团正在上马的螺杆主机项目。作为螺杆式空压机的“心脏”,此前,中国几乎所有的螺杆主机都依靠从国外进口。曹克坚自豪地告诉汤炎,开山正致力于通过掌握核心技术来推动螺杆压缩机在中国的普及,“我们的口号是‘空气动力中国芯’”。那一瞬间,“不知被拨动了哪根心弦”,汤炎冲口而出:“你有没有想过请我回国?”
  三年后,当费尽九牛二虎之力把汤炎“请”到了开山,曹克坚称:“那次历时八天的访美考察,我们收获最大的就是(汤炎)这句话。在那之前,我压根不知道他还有这种想法,也从没‘敢’动过这种念头。”旋即,曹克坚向汤炎展开了猛烈的“追求”。
  汤炎何许人也?
  他是当今全球压缩机领域为数不多的具有顶尖研发能力的专家之一,美国开利仍在使用的专利螺杆型线即以他的名字命名为汤氏型线,他在美国昆西主持开发的系列产品堪称世界一流水平,美国纽约目前最大的天然气加压站,也出于他的手笔。
  “我在国外呆了这么多年,从来没有看到一个走出去的中国压缩机品牌;倒是回国以后,看到差不多所有的国外品牌都跑到了中国来。于是常常会想,什么时候能看到一个中国品牌走向世界呢?”
  1991年,迎着北京早春的第一场雪,汤炎登上了前往英国的飞机。他恐怕不曾想到,18年后,绕着地球转了一圈,他会回到中国,加入浙江的一家民营企业。
  汤炎是文革后参加高考的第一届大学生,1977年考取西安交通大学,本科学的是压缩机及制冷技术专业,研究生学的是低温工程专业,1985年硕士毕业后留校任教。1991年,他以访问学者的身份前往英国斯特拉思克莱德(Strathclyde)大学留学,并得到英国豪顿(Howden)压缩机公司的资助,从事气体与制冷螺杆压缩机的研究。豪顿公司是一家具有上百年历史的工业企业,也是世界上第一个生产工业用螺杆压缩机的公司,为它工作的汤炎很快就进入了国际压缩机研究的前沿领域。1994年拿到博士学位后,豪顿继续资助他在Strathclyde做研究员,直到1995年,“深感英国不是一个移民国家”的汤炎决定移民加拿大。
  1995年底,汤炎进入加拿大IMW压缩机公司担任高级工程师,两年后升任总工程师。IMW是世界上最早从事压缩天然气汽车加气站设备的供应商之一。在2000年移居美国之前,汤炎在IMW主持设计了全球大大小小一共300多座加气站,其中包括当时北美最大的纽约天然气汽车加气站。在加拿大呆了5年,汤炎一家住在温哥华附近,“环境非常好,每天回家就感觉像退休了一样。我就跟我女儿开玩笑说,你不能在这里长大啊,在这里长大会变成乡下姑娘的。我们得出去转转,等退休了再回来。”此时,英国豪顿公司找到汤炎,希望他能回豪顿工作。“我说我不想再回英国去,但如果你们在北美有什么职位的话,我可以考虑。”当时美国开利(Carrier)刚刚收购了豪顿的多数股权,“豪顿的这个朋友于是告诉我,开利正在招一个螺杆压缩机专家,问我愿不愿意去?”这样,2000年,汤炎就到了美国,担任开利公司高级主任工程师。
  彼时,开利一个很大的项目——螺杆压缩机项目已进行到了收尾阶段,尽管并不负责其中的工作,一次开会汤炎还是坐了进去,“想学习学习”。听了一会儿,汤炎突然说“这个机器将来会卡死”,满屋子的人都像看外星人一样看着他。有人说“怎么会卡死呢?这个机器我们做了三年都没有卡死!”等样机拿回来放到试验台上测试,一个礼拜以后果然卡死了;换一台测试,一个礼拜以后又卡死了。
  开利压缩机部门的一个副总裁来找汤炎:“既然你看得出这个机器会卡死,那你一定能解决其中的问题。”“此外,他们原先设计的目标效率非常高,要达到81%,实际上那台机器做出来只有72%。既没有可靠性,又没有效率,这个项目差不多算是失败了。”于是在汤炎的主持下重新设计螺杆转子型线——该型线后来即被命名为汤氏型线——并用6个月时间开发出了样机,通过测试,效率达到了80.5%,可靠性也非常好。直到今天,该机器仍是世界上效率最高的制冷螺杆压缩机。
  2002年的一天,汤炎接到猎头公司打来的电话,告诉他美国另一家著名的压缩机公司昆西(Quincy)正在招一个副总裁,问他有没有兴趣?几次接触下来,双方都比较认同,汤炎遂决定过去。辞职的时候,开利一位副总裁(后来成了总裁)专门打电话劝汤炎不要离开,他说如果你不喜欢压缩机部门的话,开利的任何部门你都可以选,并允诺升汤炎做工程研究员,这已经是在开利做技术所能达到的最高职位,此前,开利拥有这个头衔的只有5个人。汤炎后来回忆说:“那个职位真的很吸引人,你可以有你自己的研究小组,做你喜欢的研究工作。如果他们是在我答应昆西之前给我这个职位,我多半会留下来。”但既然已经答应昆西了,他还是决定离开。
  从2002年起,汤炎出任昆西压缩机公司副总裁、总工程师,他在这个位子上干了7年零两个月,直到2009年加盟开山。认识开山和曹克坚,也正是在他进入昆西后不久。
  其时,昆西想把一些零部件放到中国来生产,以降低成本,汤炎就联系了他在合肥通用机械研究所的老同学,希望能给他推荐两家国内比较好的企业。对方第一个推荐的就是开山。那时的开山还在老厂区,汤炎过来考察,所见的景象“陈旧而杂乱”,“根本就没想过自己将来有一天会为这家企业工作”。
  但开山的变化常常令他惊奇。在双方合作以后,汤炎每年都要来开山一两次,每一次开山都会带给他新的感受。2005年,他陪同昆西的总裁参加了开山工业园的开园典礼,与几年前相比,“简直就是两个模样”。随着了解的深入,汤炎觉得曹克坚“是个了不起的企业家”,“思想很开放,意识很超前”,“几年前他跟我说要做什么做什么,几年后他都实现了”。最后,在2006年8月的那个夏天,曹克坚一句“空气动力中国芯”终于将他“俘获”。他至今都没有搞明白,自己为什么会“鬼使神差地”冒出那句话。
  话虽出口,要下决心却很难。“我当时给我大女儿打电话,告诉她我有可能去一家中国公司工作,她说爸,你不会的。”对汤炎而言,回国意味着要放弃很多现实的东西,他的家人都在美国,他对目前的生活也“比较满意”,他在昆西拥有令人羡慕的收入和各种福利,包括各种各样的保险,“甚至有那种如果哪一天你生活不能自理了,雇人来照顾你的保险”,“而且昆西还有养老金制度,有点像国内的退休工资,这一块也相当吸引人”。
  但在曹克坚的“穷追猛打”下,经过长达两年多的“思想斗争”,汤炎最终决定听从内心的召唤,“去做点自己想做的事情”。“在国外呆了这么多年,从来没有看到一个走出去的中国压缩机品牌;倒是回国以后,看到差不多所有的国外品牌都跑到了中国来。于是常常会想,什么时候能看到一个中国品牌走向世界呢?”这一次,汤炎又给他大女儿打电话,告诉她自己有可能去一家中国公司工作,“她说爸,你会的”。
  辞职的时候,当昆西的总裁得知汤炎要去开山,非常吃惊,他说:“炎,如果你要去跟我们同类型的国际大公司,我还可以理解,但你要去开山,我不能理解。”他劝汤炎不要离开,并承诺“马上做三件事:第一,提请董事会给我股票,不用我掏钱,直接给我;第二,在他的职权范围内给我涨工资;第三,他知道我一直对我小女儿的教育很在乎,而且对当地的教育不太满意,他说你送她去私立学校,费用由公司掏。”不过第二天,汤炎还是委婉地拒绝了他。在明白事情已不可挽回后,他告诉汤炎:“昆西永远是你的家,如果你有什么不顺利,就打一个电话,你随时都可以回来。”临别的时候,昆西的员工送了汤炎一件特殊的礼物——一个公文包,上面印有超人的形象,不过文字已经不是“superman”,而被改成了“superyan(超级汤炎)”。
  几天以后,汤炎登上了回国的飞机。在浙江衢州,曹克坚早已准备好的开山集团副总裁的办公室,正虚位以待。
  在带领开山成为国内最大的空压机生产企业和螺杆压缩机制造商之后,曹克坚已然清晰地看到,中国企业与跨国巨头们相比,“差距主要就是研发能力不足。这几年,我们在转型升级的过程中越往高端走,就越感到具备自主研发能力是我们亟待突破的瓶颈。”而要补上这块短板,汤炎无疑是最佳,而且也几乎是惟一的选择,因为“在全球顶级的几个压缩机专家中,只有他是华人”。
  2009年6月,已经坐在开山为他精心布置的办公室里的汤炎对曹克坚说:“曹总,我来开山不是为了做一个国内一流企业,那吸引不了我,要做我们就要做成世界品牌。”曹克坚给了他一个更具野心的回答:“开山还要成为一家跨国公司。” 对于47岁的曹克坚和50岁的汤炎而言,这不啻人生更艰巨的挑战, 也是开山走向更高目标事业的开端。
  “总体上看,中国的装备制造业大而不强,我把它形容为没心没肺没肝,只有躯体和皮囊。没有核心技术的中国制造只能处于全球产业链的低端。‘空气动力中国芯’,从这个口号就能看出来,我们开山立志要做一家掌握核心制造的公司。”
  与同龄的浙商相比,曹克坚出道的时间稍晚,却是其中不多的接受过高等教育的民营企业家。从浙江工业大学化机专业毕业后,他进入浙江衢州一家大型国有企业,当过工人,做过技术员,也搞过务工作。1992年,追随大时代的脚步,他毅然辞职下海,在家人和朋友的支持下创办了一家生产压力容器的公司,给当地国有企业提供配套的储气罐。由于订单稳定,企业很快上路,并稳步发展。
  三年后,1995年,“不安份”的曹克坚嫌做储气罐“利润不够高”,开始寻找新的机会,恰好此时杭州一家国有企业要生产高温高压卷染机壳体,到衢州来寻求配套,曹克坚于是果断介入了印染设备行业。“他们先是找了衢州一家国营企业,但国营企业做的东西质量不好,交货不及时,三天才能做1个(产品),而我们是一天做8个,1个能赚1万元,1天就赚8万元,那个时候我们工人的工资都拿到了7、8千元。”曹克坚由此掘得人生的“第一桶金”。
  然而,市场“棋局”变幻莫测。不久,杭州这家国有企业被一家民营企业打败,不仅被抢走了市场份额,而且被挖走了管理和营销团队。曹克坚于是转而和诸暨这家企业合作。此时的市场形势已急转直下,竞争日益激烈,而且民营企业“太精明,老跟你杀价”,曹克坚又早有“不能永远给人家当绿叶”的想法,他需要一个平台,以实现“从配角到主角”的转变。这样,1998年,曹克坚又一次准备“华丽转身”,在改制过程中陷入困境的开山公司进入了他的视线。
  开山公司始建于1956年,其前身是国营衢县农机修造厂、衢州凿岩机厂,上个世纪70年代末,该公司成功开发了小型气动凿岩机组,获得国家星火二等奖,使之一跃成为业界颇具影响的企业。但进入上个世纪90年代,受制于传统国企的种种弊病,开山在激烈的市场竞争中陷入了困境。1994年,开山改制为国有控股的股份有限公司。到1998年,曹克坚拿出自己的1300万真金白银买下开山40%的国有股时,这家公司已是举步维艰,年销售收入不足7000万元,年纳税额不足100万元,实际月亏40多万元。
  自然,曹克坚的决定遭到了家人的强烈反对。父亲给他写了厚厚一本“备忘录”,把开山的财务情况详细分析了一遍,得出的结论是他的1300万元肯定会打水漂。认识他的人都看不懂,这个已经身价千万的富豪为什么非要趟这淌“浑水”?但在曹克坚看来,开山有产品,有市场,真正的问题在于产品没有竞争力,产品没有竞争力是因为生产成本太高,生产成本太高是因为内部管理混乱,机制不活。他相信自己一定能够扭转局面,带领开山走出困境。更重要的是,开山有品牌,这正是曹克坚梦寐以求的,从此他将拥有属于自己的“事业”。很多年以后,回忆起这次有可能从“富豪”变成“穷光蛋”的冒险,曹克坚说:“我完成了从‘小老板’到‘企业家’的转变。”
  但在真正入主开山后,曹克坚却感到了前所未有的压力。首先是职工要退股,事情闹到了市政府门口,出差在外的曹克坚被火速召回,他只好把胸脯一拍:“你们愿意卖多少,我就收多少。”然后股东也要退股,曹克坚这可不敢开口了,“(因为)如果股东都退股的话,我根本没有这么多钱。”只能好言相抚。企业原领导班子的成员另立门户,大量生产经营骨干流失,人心浮动。企业内部则乌烟瘴气,贪污受贿的,吃里扒外的,上班赌博的,人际关系复杂混乱的……曹克坚至今还清楚地记得一位经销商当时给他写的信,信的最后两句话是“要想搏市场,铁腕镇开山”。
  “所以我到开山来的第一件事,就是完善公司的治理结构,建立运行规则,重塑企业文化。真的是(采取)铁腕手段,那些不敢碰‘高压线’的,我一个一个地收拾掉。第二件事就是拼命跑市场,必须把市场的阵脚稳住,开山才有回旋的余地。”这个阶段一直持续到2001年,开山才逐渐走出了困境,“被从悬崖边上拉回来”。曹克坚走过了充满“惊涛骇浪”的三年,也经历了“世事的光怪陆离和人性的云诡波谲”。
  2002年,开山刚刚恢复元气,曹克坚又“不安份”起来。对其时开山单一、低端的产品结构和市场结构,他既不安,又不满。他不无先见地指出:“这种‘低成本,拼价格’的发展模式注定无法持久;要想在未来激烈的市场竞争中胜出,必须借鉴国外先进企业的经验,通过技术创新和管理创新,提高附加值,拉长产业链,进入新领域,开拓新市场,实现企业的转型升级。”经过一年多的调研,2003年底,开山提出了对企业发展至关重要的“4211”战略,从产品和市场两方面指明了企业未来的方向。
  开山“要从小型气动凿岩机组拓展至大型掘进设备;要从技术含量较低的活塞式空压机发展至技术含量较高的螺杆式空压机以及技术含量更高的离心式空压机,并将市场从矿用扩展至国民经济的各个领域(在汤炎加盟开山后,这一战略作了修正,不再局限于空气压缩机领域,开山还将进入制冷压缩机、气体压缩机等更加广阔的天地);要从单一的矿山钻凿设备拓展至矿山设备‘超市’;要从国内市场扩展到国际市场(最近又加上了‘并最终成为一家全球性的公司’)。”
  而在发展路径上,开山则有意识地走上了一条追求“制造体系完整,装备一流,具备核心制造能力”的道路。在曹克坚看来,当时颇为时髦的“哑铃型”模式并不适合机械制造企业。他认为:“尽管研发和销售也很重要,但机械制造企业不能不搞制造。不仅要搞,而且只要你的获利能力没有受损,运作效率没有降低,产业链能做多长就做多长,并要争取掌握核心部件的制造。”基于此,从2001年起,开山通过并购和自建创办了十几家公司,涉及铸造、压力容器、压缩机至工程机械的众多领域。尤其是后来开山在发展螺杆空气压缩机主机过程中的经历,更坚定了曹克坚走这条道路的信念和信心。
  在开山规模化、系列化生产螺杆主机之前,中国95%以上的螺杆主机都是从国外进口,价格昂贵,从而限制了螺杆空压机在中国的普及。
  据业内人士介绍,事实上,早在上个世纪80年代,我国就曾组织攻关螺杆主机项目,当时主要由业内两家大厂——上海压缩机厂和柳州压缩机厂来做。但到上个世纪90年代,由于当时我国产业安全没有设防,上压被英格索兰收购,柳压被阿特拉斯收购,国家在螺杆主机项目上的努力几乎前功尽弃。此后,尽管陆续有企业涉足,但始终没有做成气候。
  2004年,开山也打算上螺杆主机,“我们那时已经清晰地看到,螺杆空压机替代活塞空压机是大势所趋,但要实现螺杆机在中国的普及,很自然地要把占螺杆机成本大头的进口螺杆主机国产化。”曹克坚首先找到了一家美国公司,想引进他们的技术,这家公司一开始同意了,随后又回复称不能使用他们的品牌,曹克坚答应可以换一个品牌,但过了一段时间,人家干脆拒绝了合作。“这是他们核心的东西,他们不会卖给你。你简直一点办法都没有。”之后,曹克坚又找过韩国企业,但“韩国的东西不是很好”,他于是下决心自己干。
  这个时候,曹克坚了解到,西安交通大学也在搞螺杆主机,而且申报了国家863计划项目,他就把电话打到了西安交大能源与动力工程学院压缩机研究所,“接电话的邢子文教授一开始不相信,说这个项目国内很多企业都想上,但是难度太高,风险太大,你们真的敢做吗?”曹克坚让他来开山实地看一看。
  2005年9月,开山与西安交大签订了技术开发协议,就螺杆主机项目达成了战略合作。2006年初,开山提出了“让螺杆机价格大众化”的口号。10月,开山制造的第一台螺杆主机下线。2007年,上海临港开山工业园开建。到今天,开山已经完成了从5.5kw到355kw全谱系螺杆主机的开发,共18种基本机型,形成了月产2500台螺杆主机的生产规模,成功填补了国内空白。在中国市场上,螺杆空压机的价格也因此从过去的1万元每立方米,被拉低到了5000元每立方米。
  据估算,开山在这个项目上的总投入接近3亿元,“购置的设备都非常昂贵,其中一台德国进口的机床价值就超过1600万元”。不过风险越大,回报也越大。曹克坚透露,开山承担该项目的两个公司,今年的利税将会超过1.3亿元。
  在“做什么”的问题上,曹克坚后来总结过三句话:第一,国有企业从事的产业,只要不是垄断行业,你都可以去做,因为国企往往效率不高。这主要是曹克坚早期创业时的经验。第二,民营企业已经做得很好的产业,你最好别去做,因为民企往往已经把规模做得很大,成本做得很低,竞争势必异常激烈。第三,国有企业没有做,民营企业不会做,只有老外在做的产业,一定不要放过,因为一旦你做成功了,利润将会非常丰厚。“但这里面有个潜台词,就是研发能力。中国制造企业为什么普遍利润不高?归根结底就是核心的东西不在手上。”这无疑是曹克坚已经和正在发力的事情。沿着这条道路望去,曹克坚和汤炎的人生轨迹,似乎注定要有交点!
  “没有汤博士,开山肯定还是会沿着既定的方向往前走;但汤博士的加盟大大缩短了开山同国际顶尖品牌的差距,使开山一下子就站在了世界压缩机技术的前沿。”
  “花5年时间把开山做成世界一流的压缩机制造企业,再花5年时间做成世界顶尖的压缩机制造企业,把‘开山’做成世界品牌。”这是加盟开山后汤炎给自己订立的目标,10年后他60岁,正好是退休的年龄。这个描述得到了曹克坚的极力赞同,现在已成为开山未来10年的发展战略。
  汤炎坦言如果继续呆在美国,不论是在昆西还是去别的什么公司,自己都可以做得很好,但从实现个人价值的角度讲,“没有什么能和实现(上述)这些目标相比。”而对于一直在致力于转型升级的开山,正苦于研发这块短板,“我们已经把国内能利用的技术资源都利用了,在压缩机领域,西安交大是全国研发水平最高的机构,没有了呀。”曹克坚把汤炎的加盟比喻作“及时雨”,并笑称“也不是光凭运气”,“这就好比有个女孩子给我抛了个媚眼,别人看看就过去了,我一看有机会就拼命追,而且穷追不舍。正所谓精诚所至,金石为开。”
  在曹克坚看来,汤炎之所以最终选择了开山,一是因为开山有一个很好的做事的平台,“我们有世界上最先进的硬件基础,有一支优秀的能和他配合的团队,有完整的制造体系,有强大的营销网络”;二是因为开山有雄厚的资金实力,“否则很多项目想投投不起,他空有一身本事施展不出来”;三是因为开山的战略和他的想法相吻合;四是因为开山治理结构规范,“没有我的一个亲戚在公司里上班”;五是因为他看到了开山这几年的高速发展,“我们不仅把螺杆主机做出来了,螺杆空压机的销售规模也已做到全国前五强,与跨国公司并肩而立”。
  而随着汤炎的加盟,开山“一下子获得了持续创新的能力”,“过去我们没能力做,或者做得不好的产品,现在不光可以做出来,而且可以做到世界一流水平,比如我们正在开发的冷媒螺杆压缩机、冷媒离心压缩机,目前在国内尚属空白,听说我们要上,制冷行业甚至有企业提出想来入点股。”
  不仅如此,开山北美研发中心已于日前成立,由汤炎担任该中心主任,他将利用其影响和人脉帮助开山集聚优秀的海外人才。据透露,目前已经有一位搞冷媒离心压缩机的美国专家加盟开山北美研发中心。按照汤炎的设想,下一步将建立北美、中国两个对接的研发团队,“(这样)甚至可以利用时差的优势,这边下班那边刚好上班,两边连续工作”。在此基础上,开山进一步提出了“北美设计,中国制造”的发展战略,曹克坚称:“未来将会有一个又一个压缩机领域的科研成果从开山北美研发中心诞生,并在开山的中国工厂转化为产品走向全国乃至全球”。
  与此同时,开山压缩机业务的上市准备工作也在紧锣密鼓的进行。6月26日,由曹克坚担任董事长、汤炎担任总经理的浙江开山压缩机股份有限公司创立。“如果不出意外,该公司将在明年上市。届时,站在资本平台上的开山将获得更多的发展机会和更大的发展空间。”
  目前,除了冷媒螺杆压缩机、冷媒离心压缩机等新产品的开发,汤炎的另一个重要任务就是发展开山高档系列螺杆空压机,“从主机到系统全部要重新设计,以确保性能和可靠性达到世界一流水平”。曹克坚介绍说,该系列产品主要就是针对目前购买国外产品的客户。“等产品推出后,我们会把价格提上去。过去一般认为,国内企业的优势是成本和价格,生产的都是低端产品。开山要逐渐改变这种印象。最终有一天,我们要让客户想起开山,不是想起‘物美价廉’,而是想起世界一流的产品,一流的服务和一流的品牌。”

 
网站首页 | 付款方式 | 版权隐私 | 使用协议 | 联系方式 | 关于我们 | 网站地图 | 排名推广 | 广告服务 | 积分换礼 | 网站留言 | RSS订阅 | 陕ICP备11005404号